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广工 >> 正文

【南方财经】专访广东省制造强省咨委会陈新:把握“开放程度高”独特优势,以“共创共享”推动新型工业化

2023年11月18日     来源:南方财经 2023年11月16日月1         次浏览

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丁莉 广州报道 继今年9月全国新型工业化推进大会召开之后,11月16日,广东“加快推进新型工业化 高质量建设制造强省”大会也紧锣密鼓地在广州举办,“新型工业化”也成为紧随“制造业当家”后又一关键词,广东再次将发展的目光向制造业领域聚焦。

纵览广东发展历程,从改革开放之初的“三来一补”,到21世纪初电子信息、石油化工、钢铁等重工业取代“珠江水、广东粮、岭南衣”成为支柱,再到如今二十大战略性产业集群格局初现,制造业一直是广东经济发展的主线。

在此背景下,广东强调发展新型工业化有怎样的历史必然性?新型工业化究竟“新”在哪,又能够为广东带来哪些新增长点?其新型工业化道路的独特优势和挑战又分别是什么?围绕这些问题,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专访了广东工业大学原校长、广东省制造强省建设专家咨询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陈新。

陈新表示,新型工业化是对既往多重概念的高度集成,其“新”主要在于新科技、新产品、新生产、新目标和新格局,是广东乃至全国扭转制造业经济贡献率下降过早过快问题的有效途径。广东推进新型工业化尚面临人才短板和自主创新相对弱势等难题,但广东可以凭借高水平开放这一突出优势,通过更广泛的“共创共享”式国际国内创新合作,补齐这一短板,提升其在全球产业链中所处的地位。

扭转制造业占比下降过快问题

南方财经:新型工业化的本质是什么,它同数智转型等概念有何区别?“新”具体包含哪些方面内涵?

陈新:“新型工业化”的本质是以科技变革为引领,以高质量发展为主线,以绿色发展为底色,以产业升级发展为抓手,通过新科技向各类产业广泛渗透融合,促进产业现代化的工业化发展新道路。

事实上,此前提出的绿色智能、创新驱动等都是新型工业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新型工业化是对这些概念的进一步概括,具有更高度的系统性和全面性。

“新”主要表现在几个方面。新的科学技术,新材料、新能源、人工智能、大数据、生物技术等科技革命深刻发生;新的产品,在新技术赋能下诞生的新产品将不断改善产品性能、提升价值;新的生产技术,数字化、智能化、绿色化等生产方式将全面普及;新的发展目标,这具体是指产业安全自主可控、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竞争力持续提升;新的全球格局,“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下,新型工业化要求进一步提升开放力度,增强工业发展的国际竞争力,充分融入全球产业链与供应链。

南方财经:广东为何要发力新型工业化,可以带来哪些新增长点?

陈新:工业是综合国力的根基、经济增长的主引擎、技术创新的主战场,也是建设制造强国、质量强国、数字中国等的重要支撑。对广东来说,新型工业化将显著加速各学科、各行业之间的交叉融合发展,催生更多更具时代特征的新技术、新产品、新业态,会明显加速广东产业现代化发展进程。

此外,技术创新与数字化广泛应用将推动广大传统产业转型升级,从而加速中国式现代化在广东的实践;与此同时,新型工业化能够创造更多新岗位取代逐渐为年轻一代所厌弃的繁重、重复性工作,优化就业结构,容纳更多高素质劳动者就业者。

南方财经:广东发展新型工业化与当前广东特殊的工业发展阶段有何内在关联?在全球制造业的四级梯队中,广东正处于从第三梯队向第二梯队爬升的过程中,应注意规避这一过渡期的哪些风险挑战?

陈新:数据显示,我国2006年制造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为42%,此后逐年下滑,近两年虽有所提升,但2022年占比也仅有27.7%,制造业对经济贡献存在下降过快过早的问题;广东的情况与此十分类似,2022年制造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也下降至34.1%,虽高于全国水平,但低于江苏、浙江等省份。

在这一背景下,推动制造业对经济贡献率回升十分必要,从历史规律看,这也是其他工业强国的共同选择,例如,美国倡导的制造业回流、德国提出的工业4.0基本都是在其国内制造业占比偏低的背景下提出的。

对广东这样的制造业大省来说,强大的制造体系是其站稳脚跟的基础。到2027年,广东计划将制造业增加值占GDP比重提升至35%以上,制造业及生产性服务业增加值占比提升至65%,而新型工业化是实现这一目标的必由之路。

我国制造强国建设目标要实现从世界第三梯队向第二梯队爬升,即意味着要从产业链中低端向中高端环节攀升,在此过程中尤其应当注意提升自主创新能力。与西方国家技术共享的联盟路线不同,中国的新型工业化进阶过程更考验科技创新体系的独立自强性,要高度重视技术变革引领产业发展,以原始创新、自主创新替代模仿创新、引进吸收,避免技术的依附性,才能够稳扎稳打跻身第二梯队,并具备充分的抗风险能力。

开放程度高是广东新型工业化最突出优势

南方财经:中小企业是广东实体经济的基本面,占比超90%,但同时也是新技术的“低地”,对这一群体应如何针对性解决其在新型工业化推进中的各项难题?

陈新:健康的现代化产业体系结构是金字塔形,顶端是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技术引领型、市场主导型的龙头企业,紧随其后的是一批“专精特新”、单项冠军以及量大面广的创新型中小企业。因此,广东要重视将中小企业向深耕细分领域、拥有独门绝技的方向引导,以增强产业链重要节点的支撑力度。推进新型工业化,要重视从建强产业链的角度出发,强化科技引领、优化产业结构、完善扶持政策、加大资源要素供给,建设更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现代产业体系。

目前,广东在这方面已取得良好成效,截至2022年底,培育国家级制造业单项冠军132家、国家级专精特新“小巨人”867家、省级“专精特新”企业2704家、创新型中小企业15730家,但相关企业数量在全国排名仍有待提升。

广东还要重视中小企业特色产业集群的培育工作。一是要加快集群数字化升级和新技术赋能,提升中小企业关键工序数字化普及程度,提升中小企业发展水平,增强抗风险能力;二是要加强产业集群组织协同,加强集群企业间的信息共享、资源合作,推动以集群为整体开展对外技术和产业合作;三是要强化资源要素供给,结合集群特色,谋划出台差异性、针对性的政策保障措施,引导匹配性高的人才、技术、资本、公共服务等要素资源向集群聚集,不断放大特色化集群差异化竞争优势,营造有利于中小企业特色化、专业化发展的良好氛围。

另外,广东生产性服务业的层次还有待提升,因而要做强生产性服务业,例如丰富数字化公共产品和服务供给,以此来为量大面广的中小企业转型升级提供支撑。

南方财经:外向型是广东制造业的另一突出特征,广东应如何利用好外向型经济对新型工业化发展的推动力?

陈新:受诸多历史因素影响,广东大院大所相对较少,这些年科技教育取得了长足进步,广东企业创新能力提升较快、区域创新综合能力连续6年全国第一,但相比于京津冀、长三角等地区,广东的基础学科仍偏弱势,颠覆性创新相对欠缺,创新人才总体不足仍是广东的主要短板。

在此背景下,开放程度高给了广东补齐这一短板的有益助力,也是广东新型工业化推进的最大优势。作为最早享受到改革开放红利的地区之一,广东对外合作渠道积累丰富,可以继续鼓励企业在海外设置研究院,充分借力全球智力资源,探索专利交叉授权、联合授权等。目前,已经有越来越多粤企在海外设立了研发机构。

同时,广东要充分发挥改革开放前沿的区位优势,用好广东产业发展对人才需求量大、人才集聚基础好、民间交流渠道广等条件,在继续深化全国产学研合作基础上、努力拓展丰富粤港澳科技合作与国际科技创新合作新路径,不断创新工作机制,更广泛吸引全球创新人才汇聚广东,开展更为丰富的“共创共享”式创新合作新实践,从而加快广东产业转型升级速率,增强产业创新能力和产业链国际竞争力。

网址链接:https://m.21jingji.com/article/20231116/herald/ac3265aae5bc351f4f7934c05ec87793.html

作者:丁莉 李振

审核:南方财经

编辑:朱小翠

上一条:【南方杂志】激活创新动力,再造广东发展活力新优势

下一条:【中国科学报】气-液界面形成硝酰氯及其产生氯自由基机理获揭示